来自 游戏 2020-01-14 05:22 的文章

变成了其“云游戏自由”中一个关键伏笔了

  云游戏赛道上挤满了玩家,谷歌、微软、苹果,以及国内的腾讯、网易、盛趣。继VR、AR和小游戏之后,是否进军云游戏,成为了衡量一个游戏公司是否够实力的新标准。

  1月2日,世纪华通旗下盛趣游戏(原盛大游戏)宣布,与中移动咪咕互娱合作签约,成立业内首个专注于云游戏开发的工作室擎云工作室。盛趣游戏基于该工作室,将与游戏引擎公司、云游戏平台和其他云游戏相关厂商,专注原生云游戏的开发。

  当天,世纪华通收盘报12.18元/股,较上一交易日涨约6.56%。似乎暗示着这种标准在资本市场运作良好。

  但这并非简单的“亮肌肉”,“云游戏自由”或将成为有着国内游戏第三极执念的盛趣游戏,用以达成梦想的钥匙。

  由于入门门槛的降低,未来5年云游戏玩家预计突破6亿人。但能真正进入云游戏赛道的,目前都是巨头。

  据腾讯研究院的不完全统计,截止至2019年9月,全球范围内入局云游戏的公司共计152家,其中,中国厂商就有22家,数量仅次于美国。不过国内外的切入赛道的角度却并不一致。

  谷歌、微软和苹果们打出的云游戏走势,重点围绕主机市场打造,重度、单机,以现存主机大作上云为关键。上云难度较大,从2009年首批商用云游戏平台出现至今,真正成功上云的大作寥寥。

  国内则围绕端游和手游,较之主机游戏可谓轻量级,加上原有的网游属性,上云难度相对较小。由此,在2019年密集宣布进军云游戏后,仅腾讯和网易,就陆续放出了《天涯明月刀》《中国式家长》《三国杀》《流星群侠传》和《倩女幽魂》等多个成熟网游的云游戏版本试玩。

  这本源自国内外游戏市场的自身特征和玩家习惯而做出的自然选择,无可厚非。而盛趣游戏却选择了第三条路。

  开发原生云游戏,是盛趣版云游戏的最大特征。按照盛趣游戏董事长王佶的说法,“这个新品类的游戏基于多屏体验而开发,能够兼顾触屏、键盘、鼠标、摇杆等多种操作模式,这对研发成本的控制是相对有利的,并且我相信原生云游戏也会是未来游戏研发的最终归宿。”

  是否最终归宿,很难下定论,但专门针对云游戏所要实现的不同联网的终端上都可以获得高品质的游戏大作体验这一初衷,原生游戏的优势十分明显:许多上一代主机游戏之所以难以手游化,并非手机性能无法达成,反而是手柄或其他主机游戏玩法,在触屏模式下难以兼容。

  其实,一旦云游戏普及,未来游戏必然按照云游戏模式设计,不是最终归宿都不行。

  只不过,盛趣游戏想做的是走云游戏赛道中,直线距离最近、理论最正确但难度系数最大的这条“捷径”。

  据媒体报道,其在发布会上现场演示《传奇世界》、《最终幻想14》等3款游戏在云游戏模式下的玩法。其中,《最终幻想14》作为一款同时支持手柄和键鼠的经典PC作品,已经实现手机端1080P流畅操作。

  此外,盛趣游戏还展示一款4K画质的主机云游戏。在技术层面,盛趣游戏的云游戏最高以4K、60帧的品质平稳流畅运行,在所展示的云游戏产品测试数据上,其画质、帧率、网速要求等综合测试数据甚至优于Google的官方推荐数据。

  不难看出,盛趣的云游戏并非重头再来,除了现有端游上云,其原生云游戏也可以是基于现有知名IP和产品基础上的“重制”。

  同时,盛趣游戏内部还透出了一个消息,除了SQUARE公司《最终幻想14》已经通过盛趣的技术研发实现云游戏化外,B社、KLab等有过IP游戏合作经验的全球一线游戏公司,也正在依托盛趣游戏开启上云之路,未来还将公布2-3个全球顶级游戏IP的合作计划。

  查阅资料不难发现,盛趣游戏在去年推出的《辐射:避难所Online》和《Love Live!学园偶像祭》恰恰是和B社、KLab合作开发,且分别拿下iOS免费总榜及TapTap热门榜双榜第一、国内iOS音乐类游戏畅销榜前三的成绩。

  盛趣游戏CEO唐彦文特意提及了一点:未来,盛趣游戏不会单打独斗,会与合作伙伴通力合作。

  别的姑且不论,但盛趣游戏和中移动咪咕互娱的联手,则带有极为强烈的指向性――在技术上能实现突破的同时,网络上的保障将是云游戏的最后一公里。

  毕竟,云游戏之所以发展缓慢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网络带宽的限制,带宽限制了画面传输,无法满足即时游戏的需求。

  2019年5G在中国提前商用,使得云游戏在国内出现爆发的关键,并被视为5G时代下的首个消费级内容。同时,据预测,到2023年云游戏用户规模预计将达到6.58亿人,中国云游戏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986.4亿元。

  但5G抵达用户的体验效果,也将最终成为云游戏这个极度依靠网速的游戏品类在体验上的“最后一公里”。

  每个游戏公司都在试图在云服务上实现解锁:自有云服务的腾讯推出云游戏平台START和GameMatrix、手机云游戏腾讯即玩和云游戏解决方案,计划自给自足;网易和游族网络则选择和华为云展开合作……

  在去年推出5G云游戏平台“咪咕快游”的中移动咪咕互娱,和盛趣游戏的联袂登场则更能说明问题。

  背靠中国移动,咪咕互娱自带流量优势只是其一,“游戏厂商如果跟中移动等5G电信运营商合作,玩家就可以通过采购定制5G套餐,免5G流量体验来盛趣的云游戏产品。”王佶的这一言辞已经暴露出下一步的合作蓝图。

  换言之,王佶提到的设备自由、下载自由这2大景愿,除了厂商的技术层面,其实也可以理解为用户的消费层面。

  此外,两家联合成立的云游戏开发工作室,负有更重要的使命:为中国云游戏制定标准。

  王佶同样放出了豪言:谁能够提供一套运行、渲染、交互的“流式传输”服务的,谁就是云游戏时代最大的“渠道商”。

  最了解5G传输的运营商,更有可能和拥有庞大IP库的游戏公司一道,通过自研、演进和为其他游戏厂商提供服务,而成为这一完整服务的最佳云游戏技术方案提供商。盛趣游戏和咪咕互娱共建的这个小小工作室,也就在此背景下,变成了其“云游戏自由”中一个关键伏笔了。